某某茶叶有限公司欢迎您!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 > 广告色剂 > 一些考研机构甚至在高校里招收有自己的学生代理员,)签定了2009年考研培训《远程项目合作协议书》

一些考研机构甚至在高校里招收有自己的学生代理员,)签定了2009年考研培训《远程项目合作协议书》

时间:2020-04-28 22:59

  本报报道了芦云鹏及同案15人为争夺考研培训市场而涉嫌故意伤害一案已在郑州开审,如果说金钱的驱动是罪恶的根源,那么到底是多大的利润空间会让这些人下狠手?一位在考研辅导市场摸爬滚打了七八年的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了辅导班的赢利模式,以及他所见识的不正当手段。

图片 1图片来源:北青网

图片 2人民大学校园内贴满考研广告的宣传栏。

  控制住教师和地盘是关键

现如今的大学校园里张贴着很多考研(微博)辅导机构的宣传海报,“小班教学”、“名师授课”、“专业保过”成了这些宣传海报上的核心语句;一些考研机构甚至在高校里招收有自己的学生代理员,这些代理员通过“走教室、串宿舍”的方式为考研机构进行宣传,招收学员。对此,不少网友发帖提醒:“不要轻信辅导机构的招生说辞,一些辅导机构会在学员报班前对课程质量、服务质量做出承诺,可一旦交了钱这些承诺就都变了质”。

6月15日,一桩被业内称为“中国考研培训第一案”的官司,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这起商业纠纷是非悬念的背后,是关于考研培训市场巨大利润的各方争夺。

  据这位业内人士介绍,外界一般所谓的考研“黑幕”无外乎两点:一是靠假广告宣传骗学生,但这种比较低级的方法近年来几乎没有了,因为报名学生如果见不到广告所宣传的老师就会退班;二是用非正规手段控制市场,关键的两点就是控制住教师和地盘。

市场扫描

考研培训市场规模近14亿元

  在考研辅导市场上,教师尤其是名师是稀缺资源。只要是考研辅导领域认同的“名师”,到哪里讲课哪里就会火。所以,众辅导班便使出浑身解数争夺考研辅导名师。

培训机构宣传的“隐形陷阱”

这起官司,源于一个授权。

  名师讲4小时收入过万

陷阱一:是有名师但只授几节课

2007年12月,案件原告焦某与北京世纪文都教育科技公司(下称“文都”)签定了2009年考研培训《远程项目合作协议书》。协议书规定,由文都提供考研、大学英语四六级等教学课件资源,授权焦先生在安徽省合肥市负责招生宣传、教学组织和教学管理等。2008年,双方续签了合同,合同期限至2010年1月31日。

  一些正规的辅导班会靠对名师自觉的尊重和辅导班自身的规范运作。而相当多考研辅导班是以高额回报为条件聘请名师,三四个小时就能收入过万,而一些所谓“泰斗”级别的老师除课酬外还要按人头参与分成,年薪几百万根本不算稀奇,经常是全国各地飞来飞去讲课,有的甚至随身带有保镖。而“名师”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的“名师”因授课效果不理想,也逐渐被淘汰。待老名师退出、新名师又抢不到的时候,一些考研辅导班便使用非常乃至非法手段控制名师,于是才有了教授被打、被设局陷害等故事。就在芦云鹏被捕之后,一些老师仍慑于他的淫威而不得不继续给他的辅导班上课。

颜同学今年4月份顺利考取了北京某著名高校的研究生,她曾报了北京某著名辅导机构的暑期数学冲刺班。“辅导机构说授课老师是北京某著名教师,而且报班时我反复问过招生人员是否是该老师授课,他们也都回答说‘是’,可一共二十节课只有屈屈四节课是那个老师上的,其余的课程都是些不知名的老师给上的,可我是因为那个著名教师来教才报的名”。

双方合作关系曾一度融洽。2009年5月开始,文都给焦某陆续发来2011年考研项目招生文件及配合招生的课件等,要求焦某开始进行2011年考研培训招生。于是,焦某先期投入资金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招生宣传,还预先招收了学员。但当年12月,焦某被文都告知将不再续签2010年-2011年的合作协议。

  非正规手段控制市场

所以颜同学感慨道:“名师授课应该改成名师只授几节课,否则名师就成了辅导机构招生打的旗号和陷阱”。

眼看着投入的资金“打了水漂”,焦某以侵犯经营权和名誉权为由,将文都告上法庭。

  大多数名师在一个城市只给一家授课,也就是考研辅导班鼓吹的“某某在某市独家授课”,这样,对考研市场的争夺成为对名师的争夺。

陷阱二:教务安排不合理

尽管在6月15日的庭审中,法庭并未当庭宣判,使双方谁是谁非仍留悬念,但案件中双方的争执,暴露出考研培训市场的巨大利益。

  由于起步早晚、名师数量及宣传力度的差异,各辅导班基本上都会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在某些地区享有绝对优势。2000年,因为争夺东北市场,芦云鹏和当地另外一家考研辅导班闹得不可开交,后来还是由圈内元老级人物出面调停,划分势力范围,芦撤出沈阳、另外一家撤出哈尔滨才相安无事。从此,芦云鹏形成了整个河南省、山西省、安徽省、黑龙江省四个省一家独大的局面。时至芦被捕,这个格局一直没有打破。在昨天本报报道的案件中,文博考研辅导班于2000年开始进入哈尔滨市场,结果在成长势头正劲的2004年,负责人被芦云鹏手下的人用硫酸泼面、领衔主讲名师又被恐吓,导致学生大面积退费而被击垮。

“从早上八点上课到晚上五点,中午也只休息1小时20分钟,老师讲课还很快,想回来后抓紧复习、消化下课堂知识,可上了一天的课头脑乱得根本没法继续复习。而暑期班又要连续上半个月,这半个月下来根本没什么收获”,王同学对自己上的辅导班的教务安排并不满意。据她透露,很多辅导班的教务安排都是如此,很少考虑学生。她也曾向辅导班老师咨询为什么时间不能稍微松一点,但对方表示:“辅导课程是分期的,你们这期结束还有另一期,上课地点有限,就只能节约每期上课的时间了”。

据焦某介绍,其在合肥经营考研培训的第一年,由于市场开拓必要的前期投入,他只挣了几万元;但到了第二年,他就有了十几万元的利润;第三年,按照当时的市场规模预测,他觉得完全可以有50万元的纯收入。但文都方面认为,其经营业绩相比其他代理商“明显不足”,所以才决定不再与其续约。

  有规模就能挣钱

陷阱三:承诺的小班变成大班

那么,考研培训的市场到底有多大?

  据这位业内人士披露,考研辅导班全是规模经济。在正常情况下,一个考研政治辅导班的规模达到500人,就开始赚钱了。有些考研政治冲刺班,招生超过7000人,在体育馆上课,当时每人学费200元,仅此一个班次收入达140万元。除去500人的招生成本,一期冲刺班(仅两天)净利润高达130万元。据粗略估计,平均每个考研学生的考研辅导班费用和购买考研辅导书的费用支出至少在1500元。

一些辅导机构抓住学生们希望上小班以提升学习效果的心理,在招生宣传中主打小班教学的口号。而正在北京某教育机构上考研辅导班的韩同学告诉记者,收费适中的辅导班每班都有近千人上课,为了提高听课效率和听课质量,他报了八千多元的VIP班,这个班承诺是每班只有50名学生,但上课不久班上人数就增加到了80多人。教室没有变,原本50人的教室要挤下80多名学生,每天早去占座已经成了韩同学的必要功课。

在北京,来自中国政法大学 的研究生小赵告诉记者,在整个考研期间她的花费在5000元以上。其中,她报读的政治科目的暑期强化班和点题预测班,就花去了将近1000元。

  北航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郑晓齐教授认为,民间资本进入考研培训市场,使这个产业火爆起来,但恰恰这一块存在管理真空,工商、教育、公安等部门都很难实质性介入,从而导致了目前的无序竞争。

陷阱四:随意更换授课地点

“我这算很少的了,还有同学会报‘白金班’、‘钻石班’之类的高端辅导,他们的花费就更高了。”她说。

  来源:中国考研网

朱同学现在每天都要六点起床,去五环外的一个地方上课,一上就是一整天,她觉得这考研课上的很煎熬。“报名前明明说的授课地点是在中关村附近,可上了一个月以后,辅导班也没解释为什么就突然把上课地点改到五环外,而朱同学每天浪费在路上的时间就要三个多小时。朱同学表示:“要不是每天有几个同学一起去上能相互督促,这个考研课还真的很难坚持下去,上课地点远不说,环境也不好。”

据业内人士估算,全国硕士研究生2009年报名人数为140万,按照平均每个学生花费1000元保守计算,考研培训的市场规模可达14亿元。而随着考生人数的增长和辅导班价格的提高,这个市场还会不断扩大。

专家建议

“天价辅导班”浮出水面

在防不胜防的辅导班宣传陷阱面前,学生们如何才能选择到真正货真价实的辅导班,对此,任教于北京某著名高校的康老师给出了几点建议:

最高达10万元

首先,尽量选择品牌长久、口碑较好的辅导机构,毕竟学员的认可才能保证口碑和品牌的建立。

在各高校暑假即将来临之际,2011年考研培训的争夺战已经悄然打响。

其次,选择辅导机构时要看清具体的课程设置,认真看好每一节课的内容是否都是你真正需要的知识。

5月22日,在一培训机构的考研数学“名师授课”培训班的现场——北京海淀某礼堂 ,整个礼堂座无虚席,共有1400多人在上课。而在另一培训机构的英语培训班课堂——海淀某体育馆,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截至5月中旬,该机构英语班报名人数已经超过了一万人。

第三,看品质而不看名师,品质的获得可以请教一些上过辅导班的师兄师姐,从他们那里获得辅导班的实际情况信息。但由于个人要求的标准不一样,因此要把获得的各辅导班的实际信息进行综合比较,最后再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选择。另外,在正式选择前可以向各个辅导机构申请一些试听课程,以进行实地考察。再有就是要与辅导机构签订辅导协议,在协议中注明课程内容、班级人数、授课教师、授课地点等,特别要将退费条款约定标注清楚。

据了解,目前针对考研复习的三个阶段,考研培训班主要有以下三种类型:一是每年3月-7月开课的针对数学、外语等公共课复习的系统性和长期性而开设的“基础班”;二是在每年的7、8月份开课的暑期“强化班”;三是在研究生考前最后冲刺阶段的“冲刺班”,政治时事综合辅导一般是“重头戏”。

分享到:微博推荐

而根据价位不同,还可以将考研培训班分为“普通班”和“高端班”。在北京,最普遍的是公共课基础班,价格在1100元左右,上千人一起上课,上课地点多在体育馆和大礼堂,场面很是壮观。而各种“高端辅导班”,如某培训机构推出的“白金班”,全程报下来大概在6000元~8000元,这是针对某一门课的专门辅导,有培训机构“教研室”老师负责答疑,每个班人数在30人以下;更高层次的,则是VIP“钻石班”,费用最高的可达19800元,据称“能为考生提供一对一的名师辅导,使考生享受到一站式、全方位服务”。辅导从报名开始,到提供院校专业分析、订详细的学习计划,一直到复试结束。

虽然“白金班”和“钻石班”学费已趋“天价”,但据一位从业者透露,“每年依然有5%左右的考研者会报名”。

而近年来,更有培训机构推出了价格10万元左右的“超高端辅导”,对考生进行封闭式集中管理训练,小班教学,据称可“打造100%通过率,签过关协议”。

可疑的“名师”

“考研培训就像割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这是一家考研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对这个行业的总结。正是一年一年不断更新的“韭菜”,使考研市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培训机构涉足其中。

在中国人民大学 东门附近的一处宣传栏里,一家考研培训机构贴出的传单中“命中率再次雄踞全国第一”以黄色大号字体标出。在另一家考研培训机构的官网,记者也看到“遥遥领先的中国第一考研品牌,规模实力超过中国其他任一考研机构60倍以上的领袖品牌”的大号字广告。①

在宣传中,师资力量是吸引学生的关键所在。有的老师,尤其是公共课的名师,已经成为了各大机构的“香饽饽”,同时出现在多家机构的宣传单里。

在一个“名师授课”考研培训班的现场,一位高校女生告诉记者,她们并不在意一间教室上千人的拥挤,她们看重的是“名师讲授”和传言中准确度极高的“押题”。同样,身在外地、只能听远程辅导的同学对名师和押题也“格外看重”。一位来自河南大学的学生也表示,自己就是冲着某名师来的,“他们都是参与过阅卷的,有经验。”

但“名师”有限,一个老师该如何保证那么多机构的课程呢?对此,一家考研培训机构的前台负责人告诉记者:“(某政治老师)是和我们签死合同的,他可能在别的机构也讲一天或者半天,但是肯定没有这里讲的全面,要先保证我们这边的教学。”

“连续两年修订统考大纲”等描述也成为一些考研培训机构对师资的宣传重点。②但在各家机构的宣传资料里,记者发现,专业课的师资介绍中大部分都没有指明具体的授课老师,只笼统地写为刘教授、王老师之类。面对记者的疑问,上述前台负责人打电话询问许久之后,也没有给出老师的具体姓名。

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工作人员解释说,这是出于对在职任教老师的保护,不便告诉学生老师的姓名,但是对老师的描述都是真实的,一定能保证师资。

在“保护”之下,很多“著名教师”的身份显得可疑。在一家著名考研培训机构心理学专业 的师资中,列出了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教授“丁老师”、“寇老师”。而记者在登录北师大心理学系的主页后发现,心理学系根本没有丁姓和寇姓的教授。

某考研机构的一位加盟商向记者透露,即便是远程的考研班,在加盟商和总部所签的合同中,也没有明确哪一门课具体由哪个老师来讲,只能根据总部提供的总的老师名单进行宣传,而真正拿到的培训课光盘,也不一定就是名师的,面对学生的质疑,加盟商也只能用“老师可能会有调整”来搪塞。

而“押中真题”、“保证高分”这些为吸引学生报名而开出的承诺,又究竟实现了多少呢?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一名大四的学生告诉记者:“我去年报的某机构的政治普通班。当时押题时,老师承诺说这道题肯定会考。但是,最后的状况实在是惨不忍睹,很多都没考到。这些承诺都是没有保证的。”

随着考研大军的不断扩大,考研机构的校园代理也应运而生。③

处于考研报班旺季的今年3月,考研培训机构万学海文在北京理工大学的代理、大学生小李每天都忙着找考研学生的信息,他的理念是:不管同学什么时候开始准备考研,总会有班适合他。仅仅3月1日一天,小李就收了大概16万元的报名款。整个3月份,他挣到1万多元的提成。

万学海文北京分校某负责人讲起这事时十分兴奋,他告诉记者,做代理要有营销策略,“不光是报名时的宣传,办讲座也一样,不管主讲老师好不好,都要讲是最牛的老师,这样才能招揽到人来听。”

“考研班”亟待规范

对于考研培训市场,国家能否进行有效监管呢?

据业内人士介绍,我国的教育部门只负责考研培训机构的教学行为,工商部门只管理考研培训机构的市场行为。由于国家没有明文规定,考研辅导机构究竟由哪个政府部门监督管理,从而使得这一行业长期处于一种“三不管”状态,即教育部门不管、地方政府不管、工商部门不管。

近年来,教育部虽然一再对高校考研辅导班“叫停”,但社会上的考研辅导机构却大有高歌猛进之势。

据了解,教育部曾在2008年1月4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考研辅导活动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其中明确规定:“对发布虚假招生简章(广告)骗取钱财或管理混乱,社会影响恶劣的,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要依据《民办教育促进法》责令其限期改正,并予以警告。”并对培训机构进入校园张贴广告、考试大纲编写人员参与相关培训等行为明令禁止。

业内人士认为,实际上,不少考研培训机构对此“置若罔闻”,而教育行政部门对此也是抱着一种“民不举,官不究”的态度,缺乏有效监管。

那么,日益庞大的考研市场究竟该如何规范?一位业内人士认为,考研培训行业首先应该做到行业内的自律。培训机构应该是教育机构,但现在却完全做成了商业机构,只是当作挣钱的手段,而不是为了学生本身。

对此,相关人士建议,要想规范考研培训班,需要在建立市场准入机制上下功夫,由管理部门对教育培训机构进行认证,在师资力量和硬件设备等方面作出硬性规范,这样才能优胜劣汰,规范发展。在有效的管理机制形成前,有关部门要加大力度取缔涉嫌虚假宣传的“黑”培训班。

就事说法

①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七条第三款规定,广告中不得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

② 教育部2008年下达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考研辅导活动管理的通知》中规定:考试大纲编写人员、命题人员不得公开其参与命题、考试工作的身份,不参加任何形式的有关研究生招生考试的补习和辅导活动;

③ 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考研辅导活动管理的通知》中规定:严禁社会培训机构进入校园以张贴简章、广告等各种方式进行考研辅导培训的招生宣传和组织活动。